宝安区新闻资讯
健康新闻
《南京市社会信用条例》7月1日施行,重实用不滥用_国
发布日期:2020-07-01 06:53   来源:未知   阅读:

来源:交汇点新闻客户端

6月29日,南京市人大常委会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将于7月1日起施行《南京市社会信用条例》。在无上位法情况下慎重探索打磨两年多,这部法规既设置八大应用场景让信用务实管用,又保持谦抑防信用滥用、防失信惩戒出格失当,立法探索在全国创了多个首次。

首次将公权机关依法履职纳入社会信用概念

作为国家首批社会信用建设示范城市,南京信用政策制度体系已基本形成,联合奖惩的信用监管机制在行政审批、市场监管、物业管理、交通管理等领域已经广泛探索应用。虽有实践积累,但南京市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主任、财经委副主任委员马巧生表示,除了信用主体信用记录不够完善,信用信息共享壁垒需打破外,最突出的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缺乏法律依据的弊端正逐渐显现,“信用体系建设迫切需要更高层级、更加完善的社会信用立法。” 立法有迫切需求,但这部条例从立法调研到颁布实施历时两年多。“之所以花这么长时间,就是要认真总结实践经验,力求建设更加注重法治化、标准化、规范化和权益保护的社会信用体系。”马巧生说。 相关原则较为集中体现在如何划定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含义和边界上。不仅仅是人们一般理解中的经济领域守信,这部条例在国内既有立法中,首次将公权机关依法履职纳入社会信用概念。南京市人大法制委主任委员姚正陆介绍,条例将社会信用界定为依法履行职责、遵守法定义务、履行约定义务三种状态。其中,依法履行职责指向公权力领域的政务诚信和司法公信;遵守法定义务强调全社会共同守法,将其扩展为社会信用;履行约定义务特指民商事活动中合同相对方之间的履约践诺行为,突出经济领域。 这一界定,为“管用”打下了基础。记者注意到,这部条例从政府监管服务、市场活动两方面入手,构建了八大场景应用:联合奖惩措施应用、特定履职事项应用、容缺受理应用、政务服务减证明应用、分类监管应用、市场信用信息一般应用、行业协会商会内部管理应用、电商平台应用等。 “除要求政府提供精准化监管服务,提升行政效能之外,尤为突出市场信用信息应用。”姚正陆说。记者了解到,这意味着规范了公共信用和市场信用的信息互通和协同应用。对于社会信用主体来说,在涉及公共资源使用、公共项目运作、公共利益保障领域自愿作出社会信用承诺,作为公共信用信息予以记录,接受社会监督。

Power by DedeCms